您現在所在的位置是:懷化房產網 > 租房故事> 白領甜甜的三次租房故事 這一年租房越來越難了

77期彩票开奖查询结果:白領甜甜的三次租房故事 這一年租房越來越難了

//www.fawqr.icu  2012-10-12 11:08:57  懷化房產網

      從2006年底開始,樓市便開始持續升溫,到了2007年的5月、6月、7月、8月,有些樓盤一天一個價?!頒詈魚貳鋇囊惶?02平方米的新房,7月的報價在190萬元左右,才過了4個月,價格已經升到230萬元;浦東三林地區一樓盤,去年年底還徘徊在8000元/平房米,過了一年,已經躍升為18000元/平方米的單價。 
火熱的樓市帶動了租房市場的回暖,據中介房產公司統計,2007年上海的二手房租賃市場價格整體抬升20%,而許多房東還在不斷前來中介公司“摸價”,要求提高租金。 

  上個星期,網站編輯甜甜不得不從她租借的第二套房子中搬出來,搬入工作一年來找的第三間房子。第一間群租房太亂,第二間大華的房子太遠,現在的這套剛租下的,每月租金2600元,不得不和三個同伴平攤。 

  在上海租房,變成了來滬工作的外地白領的頭等難事。已經高居不下的租金還會漲么?這是白領們最關心的問題。 

  本報記者展開深入調查。 

  這一年 白領甜甜的三次租房  

  第一個家:10個人一套房 

  以后的家:…… 

  第三個家:湊足三個人才付得起2600 

  第二個家:下班單程2小時 

  志丹路上老式的高層建筑,黑洞洞的走道里堆滿了雜物。好幾天的雨,墻壁是濕漉漉的水汽。 

  陰暗的局促的過道廳,穿過擺滿舊凳子老桌子舊佛像的走道,小姑娘的閨房才躍然入目。 

  畫著小熊的紅色卡通紙盒里放著各種衣服、書籍,整齊堆在衣櫥頂上,硬木頭的沙發椅上鋪了一塊柔軟的絨布,窗臺上的花盆里站著一只塑料維尼小熊。 

  這是甜甜自去年6月份畢業后搬進的第三個家。 

  這一年,甜甜從大學畢業。買房子,對甜甜來說遙不可及——她所關心的是,租房的價格還會不會漲——現在每個月的房租,已經快超過她全部收入的1/3。 

  甜甜在上海的第一套房子,是在網上找來的。 

  網上有大量的租房信息,許多剛工作的小白領一起在網上找“搭子”租房子。 

  在網上看了一個星期,對行情大概有了了解。內環的房子,如果一室一廳全配,稍微干凈一些,基本在2500元以上。如果是兩室的合租,就要4000元。中環以內,一室在2000左右,如果超過中環,那么地鐵沿線的房子一般也不會低于1800元。 

  新找到的網站的工作,每個月拿死工資不超過3000元,把錢掰開了算,也負擔不起一個人住的開銷。唯一的辦法,只有合租。 

  甜甜當時和一個同學說好搭伙找房,一來可以做個伴,最重要的是,可以分攤房租。 

  第一套房子在澳門路上,一個叫做“圣驪澳門苑”的新式公寓小區。網上的那個帖子打出的招牌是“白領公寓”,介紹說得令甜甜非常動心——保姆打掃,供應純水,小區環境幽雅,典型的白領公寓。照片上,還可以看見蘇州河的落地窗,甜甜當時浮想到的是電視里偶像劇的那種白領生活,下班累了可以窩在灑滿陽光的沙發里看下面波光粼粼的河水,還有一枚咸蛋黃般的落日從窗口劃過。 

   去現場看房的那天,現在回想也相當草率沖動。一套三室的房子被二房東用三夾板分成10間,沒裝修,地上就鋪著塑料的地板。剩下給甜甜的那間屋子朝北,有一半是陽臺,確實有落地窗,大概10平方米,租金1000元。 

  “房東很能講啊。我說衛生間誰負責,她說會有阿姨隔天來打掃;我說沒有空調怎么辦?她說這里是高層,冬暖夏涼,而且還有免費寬帶、采光又好,住的都是白領,大家在一起其樂融融?!弊詈筇趕碌募鄹袷?00元一月,另一個同學租下了稍大一點的一間屋子,開價1200,1000元談下。 

  住進去才知道,什么叫做“群租房”。10個房客中,有一個住的是廚房,房間里一個水斗,終日滴滴答答地板返潮。三夾板隔出的墻壁,稍微撞一下就劇烈晃動,隔壁屋子說的每句話都聽得清清楚楚。屋子里確實住的大部分是白領,一個在一家小公司作IT,兩個從服裝學院畢業的女孩子自己開了公司,還有幾個天天6點多出門晚上10點才回家,房間也就是一張床,來了睡覺,醒了走人。 

  那個說好來打掃的阿姨,起初隔天來,后來一星期來兩次,再后來一次,三個星期后干脆不來了。甜甜不好意思跟房東吵,只好踮著腳捏著鼻子在污穢的衛生間里走來走去。 

  最尷尬的一次,甜甜洗了澡穿好睡衣準備從衛生間出去,門口卻堵了一個不認識的男人在抽煙,在里面憋了一刻鐘,才鼓起勇氣讓那個男人讓一讓,溜進了自己的房間。 

  最不能忍受的是,有時候睡下了,突然來了人。大聲關門,震得三夾板墻壁一抖一抖,還在走道里說話,怎么也睡不著。 

  群租房住了兩個月,找到了下家,迅速走人。一步也不想再回到那第一個家。 

  甜甜有了第一次的教訓,學乖了,只和認識的同學合租,堅決不要群租。 

  2006年8月,她和另一個同學住進大華地區的一套老式工房內。因為遠,又沒有軌道交通,這套房子租金1400元一月,分攤下來一人700元。 

  甜甜的房間很小,10平方米不到,通往客廳的墻上還有一扇窗。讀書的時候,甜甜就一直想著,等有了自己的家,就去宜家買各種漂亮的家具小擺設,把房間布置成溫馨的屬于自己的小天地。 

  和室友湊了1300元,裝了1年的寬帶,“想裝更便宜的有線通的,但是我們住的地方太遠了,沒有服務”;又去宜家買了29元的小桌子,可以放在床上看書寫稿,冬天早早就鉆進被窩,還省去空調費。 

  已經差不多就是想象中家的樣子了。就是上班遠了點,坐738公交車,在高峰時候,能在路上堵兩個小時。 

  甜甜在大華的小家里住了近一年。這一年,上海的房價又開始攀升,大華的房子均價由7000元一平方米漲到10000元。 

  兩個月前,房東終于找到兩個小姑娘,“你們看,房價這么漲,大家都漲價了。要加錢了?!狽孔庥殺糾吹?400元漲到2000元一月,一人1000元。 

  同屋不樂意了,那么遠的地方,還要1000元一個月。甜甜也覺得貴,但住了一年,總覺得有感情,但找不到人合租,只好也跟著一起搬出來。 

  搬家那天,叫了一部“大眾”的物流車,家具塞了滿滿一車。 

  志丹路上的這間房子,是和兩個同學一起租下的。剛畢業的丘丘是個男孩子,住了最小一間,甜甜和另一個女孩子分了另兩個單間。3個人湊起來,才能付齊2600元的房租。 

  說是三室一廳,其實最小的那個房間是房東自己用三夾板搭出來的,墻壁很薄,冬天呼呼地穿風。有時候鄰居會直接從上面丟東西、倒水下來,砸在搭出來的天花板上。丘丘說,他非常擔心有一天自己在睡覺的時候,天花板突然被砸爛,掉下個花盆之類的砸在自己頭上。 

  墻壁上還掛著房東的大幅照片,每個來參觀的朋友第一反應都是“這是你爸媽?”甜甜慌忙解釋不是,因為拿下來也沒地方放,所以索性就按原狀掛著,畢竟不是自己的家。 

  平時3個人各管各上班。在家里碰頭了便一起在外面堆滿雜物的小客廳里聊天,聊理想,聊在上海的生活。周末,在網上約住在附近的上班族,一起去打球、吃飯,平時大家上班都忙,周末了閑在家里也沒事,便都喜歡出來玩。 

  問對現在的房子滿意否?甜甜有點無奈地攤了攤手。一樓太潮,沒有陽光,經常有小狗在窗子下大便,有點臭,衛生間不透氣,房間太暗。這都還可以忍受,最擔心的是,也許室友有一天換了工作找到了新房子,那么好不容易湊起來的平衡關系又要被打破,房租又付不起,只好再換地方…… 

  請甜甜說一說希望在上海過上的生活,她想了想,好半天才小心翼翼地說,“掙多一點吧,一月5000元也許會夠?!畢衷?000元的工資,交了房租,再吃飯、買衣服,偶爾和同學聚會,一個月下來能積蓄200元就相當不錯。曾經發狠記過幾天的賬,把每頓飯錢、每天的交通費都仔細記錄下來,一星期不到,自己看著就覺得心疼,再花錢就覺得心里不安,索性不記,一天一天按自己的心意過踏實的日子。 

  一個人住的時候,曾經摔斷一條腿。室友去上班了,連泡面都要自己蹦跶出去倒水,不小心開水就灑在身上。那個時候老是哭,想回家——家里有爸爸媽媽,還可以去電視臺做更體面的工作,收入跟上海差不多,生活成本卻要低很多。 

  “那么以后的打算呢?”記者問。 

  “5年吧,再給自己5年的時間。如果還混不出樣子,就回老家去。當然,最好能在上海生活下去,有自己的房子,有自己的家?!碧鹛鸕牧成賢蝗幌殖鲆恢止餉?,就像當初,無數個同齡人走入這個城市時,臉上帶有的那種笑容一樣…… 

  房價不跌 租金不跌 

  白領只能選擇合租   

  幾乎所有在采訪中碰到的白領都租過3次以上的房子,大家的抱怨也都差不多——租金漲、單住貴、合租難。 

  內環單房2500元 

  把上海按照環線分成幾個大塊。 

  環線以內一套一室一廳,配衛生,現在的價格在2000~2500元左右。極端低價1800元,如果是威海路、南京西路沿線的高檔住宅大約在3500~4000元,不包括那些給外籍人士提供的特高級住宅小區。內外環之間,浦東的價格在1200~1300元,東北片楊浦角便宜一些,不通地鐵的開魯、中原的價格稍便宜,運氣好的話可以找到1000元的單間;五角場地區這一年來價格也上升不少,均價1500元;長寧、徐匯的價格較貴,1500以上;而即便在中環以外,只要靠近地鐵,比如莘莊、七寶(例如靜安新城),價格都在1300~1500元之間。 

  美聯物業專家陸中偉的忠告是,如果打算要租房,那么今年租一定比明年租要便宜。因為今年國家進行了5次利率調整,貸款效應要從明年開始生效。直接的反應是,貸款數額加大,這個差額房貸方可能會找機會轉嫁在租戶頭上。所以,明年的租金會比今年的這個標準更高。 

  通過合租曲線租房 

  對于剛畢業的白領來說,收入3000元是平均標準。他們希望租到1500元以內的房子。事實上,市場上的租房價格都在2000元以上,2000元以下成交的租房合同在門店的租房合同中不到1/10。大多數的白領在這種情況下,只能選擇合租這種曲線方式。找相對干凈、水平高一些的月租兩三千元的房子,再找人合租分攤壓力。但合租具有非常不穩定性,常常因為合租者的變動而不得不被迫變動,重新花時間找合租者,找不到的話只能重新再找房子找新的符合條件的合租者。 

  資深中介李新平的建議是,房租最好在收入的1/3,不要超過1/2,不然生活質量會有所下降,不可能有自己的積蓄,沒有條件投資。剛開始工作的人,租房不要太考慮地段,選擇在地鐵沿線,或者有一部車能直達上班的地方,市中心便宜又好的房子幾乎絕跡。 

  租房回報率低 

  其實,漲價的房東也有委屈。 

  房價這幾年一直在上漲,但是租房的價格從整體來看波動并不大,上漲幅度也就在10%-20%。明眼人一看就知道,同樣一套房子,比起翻倍猛漲的房價,租房價格這點漲幅是微不足道的。你的月租金乘以12再除以你的房價,就是你的投資回報率。即使一套300萬的房子租出去也就是5000元左右的市價,按照投資回報率計算也就是2%,可以說是非常低的。房東很多都以房養房,用舊房子的租金還新房子的貸款,但現在這個差距越來越大,不得不提高租金以填補空缺。 

  經過大量的采訪,記者對房屋租賃市場的感覺是:在房價居高不下的背景下,租金還有上升的可能。上海的小白領將面臨更加嚴峻的生活壓力。 

  買得貴 租得賤 

  租房出去沒啥賺頭  

  李新平,神舟房產咨詢公司老板。 

  叫“咨詢公司”其實就是房產中介,不過2000年公司剛成立的時候,中介市場的門檻很低,只要辦個咨詢公司的牌子,就可以做咨詢,那個時候上海人剛知道有商品房這一說,房價剛開始上漲,“靠房生財”只是小部分人的超前意識。 

  眼下,李新平坐在面前,舒服地攤開手腳。欽州路上新開的30平方米的門店里坐著10個員工,一人一臺電腦忙得熱火朝天?;鴯?005年的那波房情飛漲,經過2005年底到2006年底一年多的蕭條沉寂,這一年,中介公司的生意重新回暖,作為老板,自然喜笑顏開。 

  僅僅一年,上海一些地段的房價漲了60%,房屋成本高了,租金就只能跟著漲。半年來,前來要求提高房價的房東踏平了中介公司的門檻,小白領大量需要的2000元左右的“低端住房”成了燙手的香餑餑,越來越緊俏。 

  新房東:買房出租不劃算 

  陳榮,今年7月花52萬元購入一套42平方米的二手房。地點位于古北路、茅臺路交界口,一室半,大房間14平米,小房間6平方米,帶裝修。 

  買這套房子猶豫了好久。陳榮今年52歲,之前還有一套江蘇路上“空關著的祖屋”,地段過得去,因為房子舊,這些年每月的租金也就千元出頭。 

  這幾年,周圍的親戚、朋友,一個個都投身房產,2003年買的房子,兩年不到,就能資產翻番,一進一出,賺個幾十萬不在少數。陳榮有點沉不住氣。摒到2006年中,眼看著房子不像先前那么瘋狂了,想再等等會不會跌,再伺機入市。不料,從2006年下半年開始的這波行情就像兩年前的那股房產熱潮一樣,一漲就停不了手,原先以為的高價位房,又都眼睜睜看著漲了五六成。不想讓手里握著的資金貶值,陳榮決定買房。今年春節,他開始頻繁跑中介,想覓一套在自己經濟能力承受之內的房子。終于買下這套小房子。將房子重新裝修,花4000元買家具,又把家里的舊電視和冰箱都搬進去,再換了屋里屋外的電燈、開關,心想要弄弄干凈,才能租個好價錢??墑?,在中介掛牌的租金卻沒有想象中那么高。盡管是兩間房,房型只適合一個人住,2500元的掛牌價,被砍到了2000元。 

  陳榮的房客是一位在世貿商城做銷售的年輕白領,他要求租約簽訂為一年。陳榮其實不太愿意,租金過低,不能指著掙錢,如果接下去的一年中,房價繼續保持這樣的漲幅,那么他愿意立即將房子賣掉。 

  白領租客的算盤也打得精——按照現在的房屋價格,明年的租金一定還會再漲,一旦房東們形成價格聯盟,就很難砍價,所以趁現在還沒上漲,趕緊簽下時間長的租約。 

  陳榮是反應較慢的房東,之前文中寫到的甜甜的第二個房東不就已經單方面提高租金了么。 

  低端房:租不如賣 

  在二手房中介公司,老板更愿意做的是房屋買賣的生意。 

  其實租房和買房的過程一樣,一樣需要業務員去摸門面,找下家看房,談價錢,一樣的過程。買賣的中介費當然高過租賃的提成。 

  前半年,絕對是買賣房的熱情高漲。一套房子,可以在半小時內漲價10萬元,買主連房子都不看,就急忙下單??墑欽獍肽?,李新平明顯感到,租房的人多了。 

  房價一直在漲,許多高端的商品房的房價已經不是普通的工薪階層可以承受的了。原本攥著錢準備買房的白領們,只能退而改成租房。 

  然而,求租的多了,愿意租的卻擺上了一張臉。美聯物業北區副總監陸中偉給記者舉了個簡單的例子:一套100萬元的商品房,按每月2000元的租金出租,一年的租金占總房價的2.4%;一年后,房價翻了一番,變成了200萬元,那么保持租金不變的話,租金回報相比較也就打了對折,那么作為房東來說,他更愿意將房子賣掉而不是租借。 

  除非你的租金價格高于你的銀行月供,這樣的投資才算有回報。這半年市場的發展趨勢證實了這樣的估計,手里有房的房東,更愿意將房子賣掉而不是出租,即便是出租,他們的打算也是暫且租著,等房屋價格上升到心理價格以后再伺機賣掉。 

  租房的價格上漲,成為了箭在弦上的事實。 

  高端房:算回報,租不出 

  某外企銷售Stancy在今年8月沖入房市購入一套商品房。房子是古北新區的一套高檔住宅,單價28000元一平方米,兩室一廳一共120平方米。七成按揭,20年還貸。按照2007年9月15日的利率下限計算,Stancy每個月要還款17752元。 

  她購房時國家還沒有開始今年的第5次利率上調,她打算買入房子后按照每月15000元的價格出租,她并沒有仔細算過賬,不知道自己的這筆投資是否合理。 

  而就在12月13日,央視《經濟半小時》替Stancy算了一筆賬。300萬元的房產,首付就是90萬元,當年的收益:是房租收入12萬元減去貸款利息10.3萬元,掙了1.7萬元,但是,買房人如果把90萬元選擇一年的定期存款,他卻可以獲得3.5萬元的利息,并且沒有任何風險,也就是說,如果房價不漲,90萬元用來買房要比存在銀行里虧1.8萬元。按照此說法,每個月的房租一定要比得上銀行的月供,不然就不是明智的投資。 

  美聯物業北區副總監陸中偉也認可這樣的說法。以高價購房的新房東,總希望將資金風險分攤到房租上,1年后花200萬元購入房子的人當然希望房租是4000元而非一年前的2000元,這樣的投資環境導致高端房的租金越來越離譜,也波及原本低端房的價格。低端房的房東則更愿意將房子賣掉,所以房源越來越少。 

0

相關新聞: